M

暂时作为更新地
作者ALL盾向
基本默认每篇都是ALL盾心

【方高衍生】【长城/吴邵】虎说

算是系列作的开篇?其实并没有后续……

如果有后续也许会补廉贞星君和天相星君的故事,或者吴将军和邵殿帅其他的故事,或者天相星君第一次转世成的张良的故事?

这么不好看的故事希望大家别嫌弃它

基本资料是百度来的长城设定和根据导演说了是宋朝之后的瞎编乱造

鹰军将领:陈将军(林更新) 

鹿军将领:邓将军(黄轩)

鹤军将领:林梅将军(景甜)

虎军将领:吴将军(彭于晏)

熊军将领:邵殿帅(张涵予)

无名关科技达人军事参谋:王军师(刘德华)

===

  无影禁军中鹰、鹤、虎、熊四军将领都是从小在无名关中长大,从一名普通士兵做起,直至封官受爵到了今天的地位。这其中,唯有鹿军都指挥使邓将军是接了官家的调令,从东京城禁军调任过来的。

  他刚来时,一度十分忐忑,害怕会被同僚排挤,没想到无影禁军中和乐融融,对他没有丝毫芥蒂。无论是鹰军都指挥使陈将军还是虎军都指挥使吴将军,乃至一介女流的鹤军都指挥使林梅将军,都曾和他把酒言欢,唯有无影禁军统领邵殿帅不怒自威,除了日常操练外和他全无交际。

  这一天邓将军见着林梅在兵衙里张罗,好奇一问才知道今日竟是邵殿帅的六十大寿,她这个义女当然要为邵殿帅摆酒设宴庆祝一番。

  邓将军一边帮着她张罗,一边暗暗惊讶邵殿帅面相十分年轻,全然看不出他已到了耳顺之年。

  直到夜里酒宴上,邵殿帅这个寿星借口不胜酒力先离了宴席后,邓将军才将关于殿帅年纪的疑问宣之于口。林将军和陈将军一听都笑了起来,他们二人从小在邵殿帅身边长大,自然是听过不少次这样的问话。这二人中林梅个性直爽,又是邵殿帅义女同他格外亲厚,就抢先笑着答道,邵殿帅确实面相年轻,他任殿帅时已经四十有六,看起来却像是三十出头的年轻人,为了看着老成些才一直蓄着胡须。

  陈将军心细如发,看邓将军听得有趣,也猜到邓将军初来乍到,对邵殿帅的了解甚少,就提议在场陈、林、吴三人每人讲一个邵殿帅的趣事,如果讲得不好就要罚酒三杯。

  林梅首先应下,她端起酒杯喝完,想了想,便开口道:“邓将军想必不知道,我母亲生前也是鹤君统领,是这无名关里一等一的巾帼英雄。”她说着眼里泛出些泪光,“我母亲英姿飒爽,不善女红,小时候她就只给我缝过一只布老虎,那针脚歪歪扭扭,看着粗糙别扭,我却十分喜爱,后来她出事后……我更是贴身收藏,就连殿帅也没有见过几次,”林梅突然牙关一咬,恶狠狠地说道,“结果有天这布老虎却被一只外来的花猫给咬坏了。”

  她说话的神情语气,让邓将军等人也不禁感同身受为之惋惜愤恨,正想着这可怎么办好时,林梅突然就笑了笑,“也是因为这,我才知道邵殿帅这样铁骨铮铮的汉子也是能做女红的,他当时捡了这老虎,不住向我道歉,好像是自己弄坏了老虎,他那时候说会想办法替我补好我还不信,结果几天后,他竟然真得补好了,虽然针脚也是歪歪扭扭,看起来比我母亲的还要粗糙别扭。”

  林梅说完后仍是笑意盈盈,再次端起酒盏,坦然道:“我知道我讲得不好,就先干为敬了。”

  她喝完三杯坐下后看向了陈将军,陈将军就也从善如流地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开始讲起:“我这个故事倒也是和老虎有关,故事是我听王军师讲的。那时候王军师刚到无名关,就被派了北出巡察的任务,大家都知道,这饕餮虽然六十年才现世一次但平常时节关卡北墙外也有许多野兽,对王军师这样的书生来说可以算得上十分凶险。因此,邵殿帅在得知这事后,就主动请缨加入了巡察的队伍,有邵殿帅这样武艺高强的人在身边,这次巡察也顺利了不少,几次遇险也都靠着殿帅逢凶化吉了。”

  说到这,陈将军突然嘴角一勾,众人知道这是他要转话锋的前兆,就都打起了精神。

  “然而这最险最险的一难却偏偏是在他们快到无名关时遇上的。

  “那时刚刚入夜,王军师在河边升起了火,邵殿帅在河里捕鱼,林中突然发出簌簌的响声,许多飞鸟也惊了起来,在枝丫在乱飞乱撞。王军师正在疑惑间,就看见暗中有两点隐隐约约的亮光,他忍不住拔出了刀,低声呼喊邵殿帅。

  “邵殿帅还没来得及赶回,他就看见一只几乎与人同高的猛虎从林中窜了出来,火光映得铜铃大的虎眼异常明亮,那虎张开了血盆大口低吼一声,尾巴一甩就折断了身边碗口大的树干。王军师被这声音激出了一声冷汗,他心里怕极,但也知道纵使邵殿帅武艺再怎么高强也不可能强过眼前的大虫,心里觉得自己已是死路一条,绝不能拖累一路上多有照顾的邵殿帅,就出声大喝,让邵殿帅自行逃走,不要管他。

  “那老虎朝他一步步走来,王军师知道自己已经绝无逃生可能,反而握紧了刀想做最后一搏,没想到刀挥出去却被那老虎一掌拍倒,按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这时,王军师听见一声疾呼:‘住手!’

  “声音正是邵殿帅所出,老虎听见这声音果然被吸引过去,只见邵殿帅空着手远远赶了过来。

  “王军师眼睁睁地看着老虎丢下他,扑向了邵殿帅……若是按着常理,邵殿帅恐怕已做了虎口亡魂,说不准他一个不够,王军师也要被那大虫填了肚子呢。”

  陈将军语气突然一松,众人也从故事的紧张感里突然放松下来,是啊,邵殿帅还好好地给他们坐着殿帅,王军师也好好地活着,只是前日有事离了无名关没能参加宴席罢了。

  “然后呢?”席中一人出声问道,“是殿帅大人打退了猛虎吗?”

  这人坐在席中虎军都指挥使吴将军身后,正是虎军军中的一员大将,他这么一问,陈将军就往他那边看了一眼,却见着吴将军正握着酒杯抿唇轻笑,像是想起了什么,想来他也曾从王军师那里听过这个故事。

  陈将军怕他抢了风头,赶忙答道:“这可不是。”

  “殿帅虽然威武,但那老虎实在是身形硕大,据王军师所说,它身子有一人多长,力大无比,转定腾挪间却又异常灵活,实在是难得一见的猛兽。

  “他们之所以能逃过一劫的缘故,说来十分有趣,王军师看着那猛兽扑向邵殿帅正要去救,却见那老虎不仅没有伤害殿帅,反而绕着他身周转了一圈,姿态亲昵好似是殿帅养着的一只花猫,刚刚折断树干的尾巴也绕着殿帅缠了一圈,写着‘王’字的脑袋往邵殿帅的手臂上蹭。王军师自然是看得目瞪口呆,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这时候他听见邵殿帅叹了口气,伸出手摸了摸老虎的背脊,低声说了些什么,王军师离得远,只落了只字片语,又是公务,又是为难什么的,那老虎也像是生了气,脑袋一甩朝殿帅颈后咬去,似乎要把他叼走,但那露出的雪白牙齿终究还是收了回去,王军师说那畜生退了一步,和邵殿帅瞪视许久,最终一转身,远远跑开了。

  “他事后问过殿帅,殿帅只说这老虎是他故交,颇通人性,因此才没有伤害他们。”

  众人显然十分不信,见陈将军只是一摊手,坐了下去,便也拿他无可奈何,毕竟谁也不敢当真去问邵殿帅究竟有什么伏虎本领。

  这个故事说得众人都是沉醉其中,几乎要忘了一贯少言寡语的吴将军还没开口,其他人忘了,陈将军却没忘记,他出声邀请,众人这才如梦初醒,纷纷向吴将军望去,等他讲个什么更有趣的故事来。

  吴将军也端起了一杯酒,却捻在手里,没有入口。

  “既然说到了老虎,我就也讲一个和老虎有关的故事罢。”吴将军说着,目光却投向了远处。

  “离无名关五十多里外有座崖头山,山上有一只虎妖,修炼已有五百年,会了许多妖术,可偏偏化不了人型。这虎妖十分疑惑,他见这山里修行远不如他的兔妖桃妖都化作了常人模样去世间走过一遭,自己却只能困在这山上,自然格外愤恨,于是有天观世音菩萨路过崖头山时,这虎妖胆大妄为地把菩萨扣在了山上,逼他说出缘故。

  “菩萨才看了虎妖一眼,就笑了起来,口中唤他什么‘廉贞星君’。虎妖被他叫得更加恼怒,却又被菩萨制住,菩萨倒没有因为他的不敬恼怒,反而为他解答了长久以来的疑惑。

  “菩萨说他原本上天界的廉贞星君,五百年前犯了天条,才被罚入了轮回畜生道,没想到他身上尚有仙气护身,竟然修炼成了个虎妖。说到他为何化不出人形一节,菩萨叹了口气,说到五百年前和他一同犯了天条的还有另一位仙人天相星君,他们二人在紫薇十四宿中关系最好,也是因此他们才被贬下界来,只是天相星君入了人道,恐怕虎妖只有见了转世的天相星君才能有所顿悟。

  “虎妖还要再问,菩萨却摇了摇头,再不肯答,只说他只要等在崖头山,过不了多久,就能见到天相星君。

  “虎妖别无他法,只能在崖头山继续等着这劳什子的天相星君,他等了五十年,什么都没有等到,这五十年里,他倒是一直在想,如果他真是廉贞星君和那天相星君一起被贬下了界,为什么天相星君入了人道,自己却入了畜生道?在那虎妖看来,做人是再逍遥不过的事情,他越想越觉得当初那天相星君一定耍了什么手段暗害了他,才让他落到今日这步田地。若像菩萨说的,有一日他终能见到天相星君,一定让他拿命来还。”

  吴将军说到这里,忍不住苦笑一声。

  “虎妖怎么知道,菩萨嘴里的过不了多久,竟然是足足一百年,他又等了五十年,才在崖头山的那棵桃花树下看见了一个年轻人。他正枕着一个包袱睡着了,手里还抱着一把宝剑,树上桃花开得正好,桃妖身上的花瓣都落到了这个年轻人身上。

  “他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年轻人。说不上是怎么认出来的,他就是知道眼前人是那个天相星君,他等了整整六百年的人。天相星君不会害他,是他骗了天相星君,自己入了畜生道,让他好能做个逍遥快活的平常人,而那些助他修炼的仙气,则是天相星君瞒着他,将自己的修为挪了过来,保他的平安。”

  “后来呢?”林梅见吴将军久久不语,忍不住出声问道。

  “后来的事,谁知道呢?”吴将军在众人“这故事与邵殿帅有什么关系”的哄笑中饮下了三杯酒,微有醉意地答道,“但是既然好不容易遇见了,到底也不舍得再分开吧。”

  林梅看着吴将军那时的笑容里似乎有两分苦涩、七分执着和一分几不可见的甜蜜。她不知怎地,一直记着这个毫无相关的故事,直到五年后无名关上,邵殿帅战死,随后的几天里,她身边的同伴死得死、走得走,等到一切再度恢复平静,无名关内外满目疮痍、物是人非。她站在城楼上,远远看见关外林中激起了几只雀鸟,虎啸声远远传来,十分恍惚,她不由地借着飞梭追了过去,只见一只硕大的猛虎正回过头来,口中叼着一只黑色的幼豹,那虎和她对视许久,却没有过来,更没有伤她,只是朝她微微颔首,然后转头离去,消失在丛林之中。

  林梅在原地站定,眼泪又喜又悲地淌了出来。




评论(13)
热度(70)
©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