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

暂时作为更新地
作者ALL盾向
基本默认每篇都是ALL盾心

【基盾主】哨向系列 之 巨人的花园 (一)- 上

标题这么复杂的原因是因为这算是脑内YY的哨向系列第一部(但是并不知道有没有第二部)的第一章…………修完的部分_(:з」∠)_

修了好几天只修出这么多,而且事后很可能会改设定……又想撸肉又不会写动物部分的我真是事多……

看我的尿性就知道这部搞不好还会有修罗场和ALL盾,但目前是只有基盾

  【一】

  史蒂夫在一片蒙蒙的雾里清醒过来。

  雾气慢慢散去,史蒂夫坐起身,看见自己坐在一个美丽的花园里,他右手边是松软的泥土,和几簇美丽的铃兰,不远处是茂盛的玫瑰,他转过头,在他左侧是一大片的郁金香,郁金香旁是一个浅浅的水潭,水仙花低垂着头,注视着自己的倒映。

  这是一场梦,史蒂夫非常清楚,是他最近一段时间常常会做的梦,他在一片花园里醒来。他知道,沿着水潭向前,前面有个池塘,四周是雪白的大理石围栏,每隔一段雕刻着一个可爱的天使雕像,池塘中间有个小小的喷泉,池塘内部则蓄养着白色的睡莲。

  有时候史蒂夫会在池塘边遇见一只白色的孔雀,它拍着翅膀,矮矮地飞了一段,然后就落在地上,趾高气昂地巡视自己的领地。

  池塘边还有高大的橡树,树下的草坪修剪得整整齐齐,几朵蒲公英旁摆放了一个铺着松软羽毛靠垫的躺椅,史蒂夫像预料中一样看到了它,不由自主地放松下来。

  这是那种让人十分愉快的梦。

  他在躺椅上坐了一会儿,决定继续探索,他上次发现了一排山毛榉树,但是更远的地方,他就没再到过。

  史蒂夫很快找到了那排山毛榉树,他走了足足两分钟才穿过山毛榉树组成的高大树篱,来到一片广阔的庭院,庭院里是更多的花卉,被修剪整齐的低矮植丛分割环抱。在庭院中心出现了一个爬满常春藤的高大建筑,史蒂夫走近后才发现,这是一栋房子,和常常看到的乡间小屋没什么区别,除了尺寸大上许多,让它看起来像是一个巨人的居所。

  一阵急促的跑步声传了过来,房子外的回廊尽头出现了一个黑发的男孩,他看起来有七八岁,和普通男孩没什么区别,这令他在尺寸壮阔的建筑间看起来格外小,格外惹人怜爱。

  他隔着高高的回廊栅栏打量史蒂夫,史蒂夫朝他回了一个笑容。男孩奋力从栅栏上方露出脸,提高了声音问他:“你是怎么进来的?”

  

  史蒂夫在自己的床上醒了过来,百叶窗的缝隙中透出的阳光洒在他的脸上。史蒂夫伸出手去遮挡,脑海里满是梦里的景象——那些和往常一样的花园、躺椅、山毛榉树,以及和往常不同的高大房屋和那回廊上的男孩,他的脸就浮现在史蒂夫眼前。

  

  但他很快就没有心思再想昨晚的梦了。

  一到局里,史蒂夫就收到了尼克·弗瑞的通知。坐在办公桌后的神盾局局长尼克·弗瑞的脸色阴沉,递给他一摞文件。

  史蒂夫打开文件,里面是一张有些熟悉的脸。史蒂夫隐约记得照片上的这个人叫做戴维是名神盾基地里的普通哨兵。史蒂夫记得他是因为半个月前他们曾一起执行过一次任务,他在那次任务中发现戴维的精神状态极为糟糕,以至于史蒂夫不得不分出多余的精力来对戴维进行单独引导。

  这种情况在基地不算少见,即使是在阿斯加德那种哨向比例相对宽裕的地方,也有接近半数的哨兵没有向导匹配,在神盾,这个数字更是多达三分之二。

  普通向导的能力通常只够顾及专属于自己的哨兵,更多没有专属向导的哨兵唯有求助于向导素一途。

  而据班纳博士所说,向导素并不能彻底解决哨兵的精神紊乱问题,它无法代替向导对于哨兵的特殊引导作用。更可怕的是,已经有无数例证显示,对于信息素的过度使用很可能会引发哨兵的五感退化。

  作为一个向导,史蒂夫本能地想要尽可能地帮助那些情况较为糟糕的哨兵,然而他一个人的力量还是单薄弱了。史蒂夫还记得他向戴维提出退休离开基地的建议时,对方哀求的眼神,戴维和经过改造才成为向导的史蒂夫不一样,他从小就进入了基地,从来没有和普通人一起生活过,离开了基地和哨兵身份,他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

  

  史蒂夫在心里叹了口气,他翻过手上文件的最后一页,验尸报告后别着一张铁青的尸体照片。

  “这是我的责任,”史蒂夫抬起头,“是我隐瞒了他的精神状况,我会查清一切。”

  “你要查清一切,但不是因为这件事是你的责任。罗杰斯,你要明白这一点,即使你的能力强大到可以同时引导多个哨兵,也不可能拯救所有人。”弗瑞的表情十分严肃,“我把这个案件交给你,是因为这已经是最近第二起哨兵失控伤人事件,一切没有那么简单。我知道你后来对他进行过单独引导,你当时进入他的精神领域了吗?”

  史蒂夫摇了摇头,道:“他的状态很糟,贸然进入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我只知道当时他的五感已经退化得非常严重。”

  史蒂夫合上文件夹,他已经有了初步的计划:“我会和山姆先去布鲁斯那儿看看……”

  “这次你不能和山姆·威尔逊一起去。”

  “为什么?”

  弗瑞跟着史蒂夫站了起来,他的目光十分坚定:“山姆是个优秀的探员,罗杰斯队长,但他不是一个哨兵,而你需要进行临时结合,局里已经为你安排了一位哨兵。”

  这句话让史蒂夫皱起了眉,他下意识地抗拒道:“我不需要这种临时结合,即使只是简单进行初步的精神连接我也可以同时引导多名哨兵。”

  “这不是请求,是命令。”弗瑞的语调变得异常严厉,“你知道你需要,班纳博士把你做的那些梦告诉我了。你很清楚那不是梦,你是在侵入某个哨兵的精神领域,这很危险。”

  

  这不危险,史蒂夫想要这么说,但这是在说谎。

  他很清楚那些梦是某个人的精神领域,他不受控制地一遍又一遍反复侵入某个哨兵的精神领域,史蒂夫很清楚自己不会伤害那个哨兵,可是这种来自陌生向导的入侵任何一个哨兵都无法忍受,他们随时都有可能为了自我保护而选择攻击入侵者,这也是史蒂夫尝试了各种方法未果后,不得不去求助布鲁斯的原因。

  那时布鲁斯就向他提出了找个哨兵进行临时结合的建议。

  他还记得布鲁斯当时说过的话:“就算你自己有多抗拒,你的意识和身体都在渴求一个哨兵。我也是经过改造的后天能力者,我明白普通人对于‘临时结合’的看法,但是这对于天生的哨兵向导是件最自然不过的事,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少尚未进行深层精神连接的向导都会选择这样的方式来慰藉自我……”

  说到这些,布鲁斯自己也有些不太好意思,他摘下眼镜擦了擦然后才继续说道:“我听到过一些例子,有的向导通过这种方式找到了与自己契合的哨兵,当你找到那个合适的哨兵时,就可以停止这种行为进行真正的精神连接。这只是一种不得已的手段。”

  

  和许多人猜测的不同,史蒂夫之所以抗拒的原因,并非是他对于“临时结合”这件事本身的保守态度。他只是——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无论他还是个普通人时、还是现在他成为了一名能力者,史蒂夫希望这种结合不是出于单纯的生理需要,而是出于选择,他只是想要等到那个对的人。

  史蒂夫忍不住苦涩地、自嘲地笑了一下。

  

  弗瑞局长显然对他的心不在焉不太满意,他提高了声音:“罗杰斯队长,你很清楚这是对你来说最好的选择。你进行过测试,那些测试的结果并不好,基地里的任何一个哨兵都无法和你进行匹配,贸然进行深层精神连接起不到任何作用。”

  他审视着史蒂夫的表情,放缓了语调,继续说道:“如果你担心的是这种临时结合可能对哨兵产生的‘成瘾效应’,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们已经得到了他的许可,并且会对他进行全程的心理评测。”

  “我不会进行‘临时结合’。”史蒂夫仍是固执地摇了摇头,“我会解决梦境的问题,但我不会接受这样的安排,这种利用向导对哨兵的影响力来迫使对方做出的选择,无论对他还是对我,都是不公平的。”

  他说完后,毫不妥协地回视弗瑞,眼神坚定。

  “我清楚你的意思,”片刻后,尼克·弗瑞叹了口气,“信不信由你,罗杰斯队长,也许你能解决现在的梦境,但你早晚得面对这个问题,你很可能找不到那个‘最合适的对象’了。既然你不愿意服从这个命令……接下来的那个命令可能更好接受一点,阿斯加德的王子今天突然来访,需要你的招待。”

  “索尔来了?”史蒂夫有些惊讶地问。

  弗瑞摇摇头,语气里隐约有些幸灾乐祸:“是另一位王子。”


【TBC】

看不看都行的设定:

大量哨向二设,包括但不仅限于进行深层精神连接,就是传统意义上真正哨向伴侣的前提是双方要有很好的匹配数值,匹配数值是可以通过测试得出的类似测骨髓那种,以100分满分的话,要进行深层精神连接至少要有60以上的数值,当然数值越高越好,一般的哨向是通过基地进行数值测试后通过测试结果来进行匹配达到最优效果。

因为向导数量较少所以实际上在基地配对方面,向导的主动权比较大,没有向导的哨兵可以通过向导素来保持精神稳定状态,但向导素有副作用。未进行深层连接的向导也有很小几率出现对哨兵的需求症,这种症状可以通过临时结合进行缓解,临时结合其实就是大面积的身体接触和体液交换(大家都懂的=。=),临时结合对哨兵和向导都是一种良性刺激,但对哨兵来说这种刺激虽然良性但是作用非常短暂,而且可能会出现“成瘾”,从而产生对该向导的绝对服从,即使没有成瘾,这种临时结合对哨兵的精神影响也非常大,又因为向导本身对于哨兵就有无法抵抗的影响力(哨兵会本能地保护向导,会被其吸引),所以这种临时结合很难说哨兵方是处于自愿……请脑补心理医生和病人的关系_(:з」∠)_

而且临时结合多了的向导也有可能会印象后期和专属哨兵的精神连接成功率……

所以大概就是:

初步连接——纯精神

中度连接(临时结合)——肉体结合

深层连接——纯精神/精神伴随肉体均OK


评论(21)
热度(50)
©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