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

暂时作为更新地
作者ALL盾向
基本默认每篇都是ALL盾心

克里斯埃文斯,演员道路

看完后非常非常感慨。我必须承认,在听说他要更倾向于做一名导演的时候,我一度并不看好,虽然也有很大原因是我觉得他在演戏方面有天赋,完全没有必要放弃正在成长的演员身份,去从头开始。但是现在,我对他初次导演的作品只有完全的祝福。

希望他的作品能够得到认可,收获好评,或者拍出他自己想要的东西。

我相信每一个会在好莱坞拼搏不管是得到还是没得到的人,都有各自的辛酸苦辣,CE在其中大概已经算是很幸运的一个,但我同时也相信,他还远没有达到自己理想的那个状态,作为一个演员他还有很多的抱负没有施展,所以我真的非常非常希望,他能获得更好的运气,能够遇到更好的导演,更好的剧本,更好的电影,以及未来更好的自己。

灼灼:

磁极:

Traipse:

【翻译这篇报道能够1.借作者的总结来用简明年表的方式,能够比较完整的介绍CE在好莱坞拼搏的过程,从而理解他这个人和他的很多职业选择,也能解释很多关于他的“谜题”,尤其是跟漫威以及复仇者联盟的关系。2. 虽然引用的都是CE本人的发言,作者有很多过度解读的地方,而这种过度解读甚至断章取义在媒体甚至fans中非常的有代表性。通过这篇文章我们能够看到有一些误解是如何产生的。比如原文中心的息影传闻。。。

 

再强调一遍翻译本文只是因为方便总结。所以只有引用的部分是原话,这些能够与原始访谈核对。其他则是报道作者自己的发挥,这就不保证正确性了。如果有我认为作者解读不当的地方,我会注明原报道的语境和前因后果。】


2000-2004

 


埃文斯十八岁的时候搬到了洛杉矶并几乎立刻找到了工作,出演了一个被腰斩的福克斯剧集Opposite Sex和还演了几部电影——“(那些电影)真的非常的糟糕”,日后他在采访中承认,“当时有Not Another Teen Movie,不是什么票房成功的片子,然后还有The Perfect Score,眨眼就被人忘了……然后是Orphan King,甚至都没撑到上映。你第一部电影你会觉得‘就是这个了!世界我来了!’然后你就会‘呃……我猜我大概得要重头来过……’然后经历了三四次这个过程,你就会‘好吧,没人是一开始就想做烂片的,但是烂片就是有这么多。’”

 

2004夏天

 

无论如何埃文斯依然是一个处在上升期的好莱坞新星,而他自己看起来也很渴望继续这么发展下去:他和女明星Jessica Biel(后来的贾老板娘)约会 ,很愿意让Extra给他拍在半裸健身的模样。需要把他定位成性感卖肉猛男?没有问题!

 

 

2004 九月

 

埃文斯主演了他第一部面向非青少年电影,惊悚片Cellular。片中他的角色出场镜头就光着身子走了几分钟。这部片子最终票房三千二百万美元。“什么进展都没有,”埃文斯叹气。“这种时候你就会开始意识到,当影片的主角并不等于你的演艺事业有前景。”

 

2005 七月

 

埃文斯获得了当时最为引人瞩目一次机会,在神奇四侠里扮演魅力十足,大把不穿衣服镜头的霹雳火。评论界反馈及其刻薄尖锐,评论家David Edelstein还特别点名了那个‘就好像是从三流肥皂剧里拉出来的卖肉男/风骚女。’不过这部片子光是美国国内票房就狂扫一亿五千四百万美元。

 

2007四月

 

 

埃文斯在Danny Boyle影片Sunshine中得到了一个角色,而这是他目前为止最引以为豪的一部片子。可这部耗资不菲的科幻大片票房惨淡,才收获了不到四百万美元。“每个人都去看神奇四侠了,但是没有人去看Sunshine,”埃文斯嘟囔着不满,很清楚的表明了他真心的立场在哪边。“如果它的票房更好一点, 我会有一个不同的角色定位。”

 

2007 六月

 

神奇四侠续集上映,只落了个票房直跌。当在一个欧洲记者发布会宣传本片的时候,埃文斯出现了严重的恐慌症。“(发布会上)根本没有人搭理我,”日后他在纽约时报访谈里说到,“我当时本来还好,短短60秒里整个人突然就彻底崩溃,我就这么站起来走了出去。”

 

在跟Moviefone的访谈里他有所暗示,说到“我想我在新闻发布会总是如此痛苦挣扎的主要原因是,我总是在宣传垃圾片。我真的觉得很难编出什么好听的去粉饰它,去劝说观众们看这种烂片——这么一部到处能看到你这张脸,写满了你的名字,你自己推广的片子。然后你就开始觉得自己就像一个骗子,感觉你在上演拙劣的骗术。你觉得自己不配。”(其实真正的原始访谈来自2012年CE在Prestige HK上的专访 这篇差点把我看泪了 )

 

大概这个时期,埃文斯开始研究从表演转向导演的过渡。“这是我下一步的计划,目标就在前方,”他说,“而我希望能够越快到达越好。”

(关于Panic Attack,这种突然而来的比较小的情绪崩溃状态并没有忧郁症那么严重,我想应该没人把它当病症,因为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比如我自己。。。大多是因为因为压力太大,很快就没事了。) 


2007 九月

 

埃文斯签约出演动作电影Push,他在里面扮演又一个超级英雄角色。“我想为了被定型,他们必须专门来找你演这种角色,”他说,“这些就是我为之争取的。并不是我只被提供了这些角色。”(这一段我没有找到访谈原文)

 

2008 四月

 

虽然也曾经为出演霹雳火而付出努力,但是如今他对这个系列已经不抱期待了。当在Collider采访中问到是否会有第三部神奇四侠,埃文斯听天由命的回答,“如果他们需要我他们就能用我,因为我们都被法律合约条款捆绑着,所以到时我特么就是好运到头(没得跑了)。不过我不觉得会拍这么一部,我想如果要拍的话我们现在就该听到消息了。我倾向于他们可能放弃这个了。”

(漫威标准的九部电影合约不是规划好了电影剧情之后跟演员签,而是“签了之后票房好我愿意搞续集你就继续拍”的意思。所以签过一个卖身契的CE自然就……我猜九部这个数目么,大概是他们觉得帅哥美女的美貌和身材差不多也就能撑这么久了吧_(:з」∠)_)

 

2009 一月

 

各位,克里斯埃文斯再也不会当你们的脱衣猴子了。当The Advocate的一位记者问起他2004年为Flaunt杂志拍的非常露骨的照片,埃文斯告诉我们他的新经纪人严禁他再露肉。“我以前那个时候是真的不介意脱衣服,不过如果我现在这么脱,我的现任公关顾问可是会气得把头发都揪下来的,”他说,“我请我的公关顾问就是为了听取她的专业意见,而她好像是觉得这是不对的。如果是扮演的角色的需要我脱衣服,我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不过我的公关说‘当你宣传的是你自己的时候,就展现你原本的自我,而你完全可以尽量的做得高档次高格调。至于抹油脱衫卖性感这种的就不合适你做。’”

 

(经纪人实在是太赞。) 

 

2009 二月

Boston Globe的记者在一个购物中心采访埃文斯关于电影Push的时候,这个记者被埃文斯本人的谦虚低调震惊了(“大号宽松兜帽衫,毫不装腔作势的低调姿态,洗旧了的棉裤,干净清爽的皮肤,红润的脸颊,十块钱剪的头发,很愿意跟陌生人眼神对视。完全看不出是一个电影明星”XD)

“我想刚开始我非常的渴望能够到达顶峰,”埃文斯说,“现在我可以说我就在半路上了,然后我看看四周,现在的生活难道不是已经达到了我梦想的那么棒了吗?如果你走得太远,就没有了停下来的可能。一旦你当上了男神,你就想不当也不行了。”埃文斯似乎并不是很热切的在宣传Push——记者写到“他耸肩的动作和语气似乎表明这是他在照本宣科”——并且暗示好像他在片场也并不是什么特别开心的经历。“到最后,你是在把你的表演交付出去,”他说,再一次显示出了转到幕后的想法。“假设你表演完一段,要是一个导演说,“你知道吗,这次我要你试着表现得非常愤怒,表现出狂怒来”……你就会觉得,“呃,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想要给你表演出那个来,因为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能信任你对(我这段表演)的处理。””

 

同时,埃文斯对表演的渴求似乎正在减退。当他因为在Sunshine中的表演而被称赞时,埃文斯把功劳全推到了导演DannyBoyle身上:“他可以让这个咖啡杯表现出精湛的演技来。”当在被问起同在Push中的演员达科塔范宁时,他表现出了同样的谦虚态度。“达科塔真是让人难以置信,”埃文斯说。“她对着跑鞋都能表演。”


(note: 这里作者断章取义了,这段的采访原文既没有说CE消极宣传也没有说他表演欲望消退。原文里“照本宣科”的态度说的是他采访中表达的对导演工作方式的评论,Push的导演拍摄之前排练都没有,而CE本人其实是非常非常重视排练和磨戏的。后面对DannyBoyle导演的崇拜和对范宁的夸奖不过是他一直谦虚做人的风格而已,当然以好莱坞的竞技场标准,可能他退后得有点太另类了。)


他在洛杉矶时报中承认自己去年有一次差一点就崩溃了(不他没有承认……),就在他拍完Push之后在新奥尔良拍The Loss of a Teardrop Diamond 的时候(其实CE说的是在Push之前)。“有时候你会坐在(香港)那种小巴士里头,整个人放空,”他说,“那好像有点帮助。” 


(至于精神崩溃,他当时精神压力的确很大,离家连续拍摄两部电影,作为男主角连轴转的在香港拍了三个月连休息都没有, 跟导演理念又不和,异国他乡谁都不认识,内心纤细的小文青于是就十分港派文青的漫无目的的坐小巴明媚忧伤。当然这并不是承认精神崩溃)

 

2009 四月

埃文斯又签下两部漫画改编电影,在同一个月拍摄Scott Pilgrim vs. the World和TheLosers,这部由Jeffrey Dean Morgan和Zoe Saldana主演。埃文斯担任的都是配角。

 

2010 二月

漫威为美国队长的领衔主演一角进行了漫长的演员搜寻,结果却毫无收获(像 John Krasinski, RyanPhillippe还有Sebastian Stan等演员都曾是这个角色的竞争者)。结果漫威高层还是转向了克里斯埃文斯。他们之前并没有考虑他,因为他已经在两部神奇四侠里饰演过了超级英雄,但是最后他们还是联系了他……而克里斯埃文斯,拒绝了这个角色。


最开始的症结是,漫威要求任何为这个公司拍摄过试镜的演员都必须签一份包含九部电影的合约。“几年之后,如果我不想要拍戏了怎么办?”埃文斯回忆到这个条款,“如果我想要,我不知道,比如干点其他的?”他后来在访谈中告诉Variety,他担心“如果这些影片大获成功了,然后我的人生从此改变可我却无法适应的话,我都没有机会去说:‘听着,我真的需要特么暂停一下。’这会让我觉得很可怕。

 

2010 三月


漫威老大们改变了一下策略,他们为埃文斯提供了一份只有六部电影的特别合约。他们还全权委任小罗伯特唐尼去劝诱埃文斯加入团队。“我记得给他打电话,并且强烈建议他不要推掉这个邀约,”唐尼透露。“我跟他说‘你看,你可能并不想再去扮演一次这种角色,但是你要知道,这可以让你拥有各种各样其他的自由。’”最后,埃文斯接受了这个角色……并即刻陷入“精神恐慌模式”,进行了心理咨询治疗。


(CE在接下这个角色后,拍摄美队1之前,进行了大约一个月的心理咨询。去面对他对工作和媒体的恐慌问题)


 

2010 夏天

埃文斯拍摄美国队长。他后来(在Shortlist访谈中)说他最高兴的那天就是收工那天。“拍摄美队的时候,”他告诉Moviesone,“你可能一天只有三句台词,其他都是无数个多角度镜头和装备,真的很累人。”(对这段是作者把两个访谈剪切拼接的)

 

Shortlist原文是一个很随意的电话访谈,CE刚经历了高峰堵车,他们正在谈堵车多让人烦躁,长时间外地工作他多想家。美队1拍摄时间长,每天都很累没有休息,他只能把Boston的朋友找来陪自己放松一会儿。)

 

2011 七月 

美国队长上映,光是美国国内就狂卷一亿七千六百万票房。埃文斯为本片开启了他目前为止最宏大的媒体巡回宣传。其中就包括了他和EdithZimmerman著名的CQ访谈(女记者整个是豆腐吃尽。。。)

”我有时候会被紧张情绪困扰,尤其是在像这样宣传电影的时候“他在Shortlist访谈中说。“就是做这种事情,在大众聚光灯下,这真的是一个压力很大的环境……你觉得很奇怪,审视自己,觉得非常的愚蠢。你打开你的直觉,就是为了保持一个健康的自我认知,然后你开始想‘我在这做什么?我只是拍了一部电影,可人们却想从我这里得到这么多这些东西。’”

 

埃文斯告诉时代杂志他并不渴望美国队长毫无疑问会带给他的显赫名声。“问题是:最后的是什么?”他沉思道。“(你的)目标是什么?如果目标是成为一个超级电影明星,那好,这就是达成目的的最好方式。这可不一定是我要追求的。

 

2011 九月

 

埃文斯高兴的推广主演的独立制作电影Puncture,他在里面扮演染上毒瘾的律师。此片票房惨淡,仅仅收入不到七万美元。“伙计,没人去看我那些拍的很不错的小片子。

 

2012 四月

 

你必须得要给人们他们想要的:在美国队长1把克里斯埃文斯的健美身躯当做主要卖点之后,埃文斯必须撤销他的不脱衣禁令,为一个性感的Gucci宣传系列和Detail杂志拍摄了裸身照片。

 

(Gucci相信大家都流着鼻血拜见过了。可Detail的“裸身图片”是络腮胡大汉光着膀子面目扭曲努力攀岩的样子,这俩显然不是一个类型。。。)

 

 

2012 五月

复仇者上映。巨大成功。可埃文斯却显得前所未有的阴郁。“我拍了大概二十部片子,”他说,“大概有三部会让我引以为豪。”

(无数报道以“克里斯埃文斯只为自己三部片子引以为豪”为题大做文章(可见这人消息如何贫瘠到让娱记敲碗。。。)本文作者也是引用的其中一篇二手报道,并且得出他为复仇者系列忧郁的结论。

其实这段话同样出自Prestige HK的长访谈,是谈到美队1成功的话题,他说自己拍了很多片子但大多烂片,所以他很清楚一部电影的成功是多么不容易,这需要剧组所有人的共同努力。访谈后面他还说“我觉得这是为什么在我第一次看美队电影时我就爱上了它,我真的,真的爱这部片子。我看了电影,发短信给Joe导演,说“真的很感谢你给了我能够为之引以为豪的东西”当你为一件东西自豪,你会愿意说起它,这也让面对媒体这件事变得容易了很多。”)

 

2013年 十一月


可能大众可以感测到埃文斯对名望的矛盾心理:据Vulture的报道,问卷调查公司E-Score的数据显示埃文斯的“知名度”在比其他复仇者都低,只高过Jeremy Renner。就连ChrisHemsworth都比他有名。(躺枪军团点这里

 

不过埃文斯处之泰然,“名望是个复杂的东西,”他告诉Variety。“我喜欢做普通的事情,我喜欢去集会,我喜欢去球赛,我喜欢去迪士尼乐园,或者七月四号国庆节去开阔地去和朋友野餐。问题是,你要不然要担心你会被认出来,或者庆幸你没被认出来。你总要想这些,我怀念自己不用担心这些东西的时候。”

 

2013 十二月

埃文斯终于导演了他的第一部电影,独立制作浪漫爱情片 1:30 Train,他也在里面和Alice Eve一起担任主演。

 

关于这个CE说过拍摄复仇者系列让他有机会去做自己梦想的工作。“如果没有这些电影我就不会有机会做导演,”他说。“这些给我了足够的海外知名度,给我的电影开了绿灯。真心坦白来说,在漫威合约结束前,这些都会给我这样的好处。”

 

2014 三月四号

埃文斯开始暗示他要暂停演艺事业。“我想当我完成跟漫威的合约,我会休息一段时间不去演戏。”

 

2014年 三月二十五日

 

突然,小假期突变成了彻底隐退。“如果我只要还演戏,就是在漫威合约内,或者我就去做导演,”埃文斯说,“我不觉得我可以在我签署的合约条款之外演出。”他的合约还有多久?“Age of Ultron应该拍到八月,我想2015年我们不会再拍什么吧。我打赌到2017年我大概就解放了。”他对Variety说,然后嚷嚷“听起来好长啊。”

 

(这段(明显不过脑的)话引起如此大的反响以至他要在电视上澄清自己不是息影的意思 = =)

 

 

评论
热度(425)
  1. 日垂Traipse 转载了此文字
  2. so_daTraipse 转载了此文字
  3. 愛是痛苦,是負擔Traipse 转载了此文字
    很希望媒體都有這樣的求證精神 ;_;  但我覺得我好像在緣木求魚 ;__;
©M | Powered by LOFTER